发展农村职业教育

发展农村职业教育,是实施科教兴农战略、推动农村经济可持续发展、提高我国农业国际竞争力的重要途径,是开发农村人力资源、全面提高农业劳动者素质、发展农村先进生产力的必然要求,是拓宽就业门路、促进农村劳动力充分就业的重要举措,对推动农业发展新跨越意义重大。一、发展农村职业教育势在必行农民科技文化素质的高低,关系到农业科技成果转化的速度和程度,关系到农业和农村经济的发展水平,最终关系到农民收入增长的快慢。美国1900—1967年间,物力资本增加了4.5倍,利润只增长了3.6倍;人力资本增加了3.5倍,利润增长高达17.5倍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,在同等科学技术条件下,大、中、小学文化劳动者所能提高的劳动生产率之比大体为7.0:2.5:1.0。1999年四川省农村住户抽样调查资料显示,文盲半文盲户人均纯收入1086元,初中户1863元,高中户2020元,中专户2675元,大专户及其以上2794元。有鉴于此,发达国家普遍把农民教育作为加强和发展农业的重大国策,在立法、经费、师资、待遇等诸方面扶持农民教育,从基础教育到职业教育、技术推广、进修深造,形成了系统科学的体系,建立起了规范的农民技术资格证书制度。大力发展农村职业教育,是中国国情决定的。我国农村人口占73.9%,9亿多农民素质的提高,决定着农业现代化的进程和农业在国际竞争格局中的地位。目前从事农林牧渔业的劳动力中,高中及其以上文化占4.29%,初中文化占33.05%,小学及其以下文化占62.66%;没有接受过职业技术培训的高达76.4%,接受过短期培训的占20%,接受过初级职业技术教育培训的占3.4%,接受过中等职业技术教育的占0.13%。不仅如此,我国每年有100多万小学和1000万初中毕业生,没有升入高一级学校学习的机会回到农村。这样的劳动力素质结构,显然与发展农村先进生产力极不适应,与推动新的农业科技革命极不适应,与推进农业结构战略性调整极不适应。要改变这种被动局面,实施农村职业教育优先发展战略,是符合国情的现实可行的选择。我国已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,农业发展与世界经济的关联度日益增大,国际竞争国内化、国内竞争国际化日趋激烈。国际上更高更严的食品卫生标准和技术标准,即所谓“绿色壁垒”,使我国农业出口受挫,农产品出口受阻事件明显增多。我们要抓住机遇加快发展,积极主动应对挑战,在更广领域和更深程度参与国际经济合作与竞争,减少冲击,扩大出口,提高对农民增收的贡献度,就必须迅速提升我国农产品的质量档次。因此,发展农村职业教育,提高广大农民群众的科技素质,通过高素质的劳动者来提高我国农产品的整体质量,已势在必行。二、我国农村职业教育的特点我国农村职业教育的主要特点有:①教育培训主体的社会性。农民是我国人口构成的主体,农村职业教育关系到国民整体素质提高,具有广泛的社会性。②教育培训任务的“双重性”。现阶段我国农村教育“重心较低”,主体是初中毕业分流,农村职业教育承担着基础教育和职业技能教育双重任务,具有基础性和职业性的双重属性。③教育培训对象的多样性。教育培训对象既有当年初高中毕业生,又有青壮年劳动者;既有村社干部,又有一般群众;既有基层农技推广员和农民技术员,又有农村专业大户和生产骨干;既有从事农林牧渔业的劳动者,又有农村二三产业的劳动者。④教育培训方式的灵活性。农民闲忙不均,居住零星分散,文化层次不一,农村职业教育培训方式必须灵活多样:要采取长班与短班相结合,业余与脱产相结合,农闲与农忙相结合;高级学历教育与初级非学历培训相结合;面授、函授与电视、广播、互联网等现代传媒相结合。⑤教育培训内容的实用性。农民参加学习的目的是应用所学技能增收致富或实现转移性就业,教育培训内容要联系实际,因材施教,速成为主,学以致用,讲求实效。三、大力构建现代农村职业教育体系大力推进农村职业教育的发展,要坚持体制创新、制度创新和教育教学改革,逐步建立起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,与市场需求和劳动就业紧密结合,初等、中等、高等职业教育相互衔接,普教、职教、成教“三教”相互沟通,结构合理、灵活开放、特色鲜明、自主发展的现代农村职业教育体系,为农业和农村经济可持续发展提供人力资源和智力支持,把农业发展真正转移到依靠科技进步和提高劳动者素质的轨道上来。构建现代农村职业教育体系,应当切实转变观念。要树立大职教观念,除为“三农”服务外,还要为小城镇建设服务,为农村工业化和城市化服务,进而实现由终结性教育向可持续性教育转变,由职业定位性教育向可转换性教育转变,由就业性教育向创业性教育转变,由引进式教育向本土化教育转变。

本文由永利电玩城发布于关于我们,转载请注明出处:发展农村职业教育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