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商给农产品销售带来的变革有限

图片 1农产品电商创业集市现场

随着“农村电商”相关政策公布,大量涉农电商涌现市场。 但统计数据显示,去年我国农产品网络交易额超1000亿元,仅占农产品销售额近3%。由此可见,电商给农产品销售带来的变革有限。 在鄞州,懂种植又精通网络销售的农户很少,找人合作又需高额成本,加上农产品易损耗、难快递的特性,农产品电商面临着挑战。 当然,也有少数企业或合作社,通过这几年的努力,开始在电商销售方面做得风生水起,有一些企业则通过摸索找到了发展方向。 “天胜农牧”:电商之路越走越宽 类别: 种养殖农产品 模式: 从田头直接到餐桌 “我们的网络销售额占80%以上,今年网络销售模式会进一步丰富。”10月7日,宁波天胜农牧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朱升海在说到电商发展经验时,显得自信满满。 经过6年的坚持和发展,“天胜农牧”成绩喜人,去年网络销售额达1200万元。农场拥有自己的电商平台,所有农产品都通过自己的电商团队进行销售和运送。 今年,二期电商平台已着手开发,根据客户的反馈,平台增加了拍卖、闪送等功能。 今后,“天胜农牧”将对野生鱼、野菜等稀缺产品进行拍卖,一来采收的东西确实少而精,二来可以增进会员之间的互动。而“闪送”则是针对草莓等当季新鲜农产品,在客户下单后2~3小时,直接在田头装箱后送至家门口,让客户在第一时间品尝。 朱升海说,所有这些新增项目,都是根据客户的意向和需求而设,客户经过这几年购买下来,将农场当成了自家后花园,一些客户常在后台提出一些意见,甚至对产品种植结构提出建议,正因如此,农场的种植品种从最初的200多种精减到现在的120种左右。 虽然农场“四不用”模式下生产的农产品,价格要高出普通农产品市场价的1~2倍,但农场的肉禽鱼蛋等产品仍是供不应求。 朱升海坦言,对于农产品来说,减少流通环节才能经久不衰。当前,很多小型的家庭农场,因为不懂电商,只能依赖于第三方来销售,这样一来,主动权往往掌握在第三方手上,无法体现出独特的种养殖模式。 朱升海表示,农产品如果品质有了,再通过电商平台,把农产品直接从田头送到餐桌,这样一来,中间环节的费用省了许多,也不会受制于人,坚持几年后,农民收益就增加了。 “国良果蔬”:线上线下相互结合 类别: 樱桃、杨梅等水果 模式: 网络预售采摘门票 在鄞州农业界,国良果蔬专业合作社是有一定知名度的。合作社负责人姚春梅,曾是一名刚走出大学校园的女生,经过六七年的摸爬滚打,已在种植结构和销售方式上,创造出一套独有的模式。 2009年大学毕业后,姚春梅依靠国家支持大学生创业的政策,借着互联网“东风”,7年来,她和丈夫在父母帮助下,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。2015年,合作社光是电商这一块,销售额就达300多万元。 在家庭分工上,姚春梅主抓市场,丈夫任刚主营网络销售,父亲姚国良主攻种植技术。家庭“金三角”模式,使合作社发展得又快又稳。 刚开始种植樱桃时,就连果树专家也不看好。可年轻的姚春梅认为,高风险才有高收益,要种就种人无我有的东西。经过考察和试验,她果断种植了100多亩樱桃树,如今已产生效益。 樱桃是短期集中上市的水果,因过于娇嫩而不好伺候,姚春梅通过与第三方平台合作,预售果园采摘门票。由于懂得年轻人的喜好,他们的营销策略很快便起到了效果。 今年4月底,姚春梅通过微信朋友圈、网络预售票等方式,一周内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游客量,既增加了门票收入,又解决了采摘的烦忧。 合作社电商销售目前约占三分之一,今后若条件成熟,会逐步增加份额。由于懂得运用电商,夫妻俩的发展眼光越来越远,在果园设施上也舍得投入。如今,他们正考虑从台湾引进新的水果品种,建立深加工流水线,推动农产品销售线上线下完美结合。 “三丰可味”:探索“小而美”之路 类别:雪菜等腌制品 模式:第三方电商平台 咸齑,鄞州特产,又叫雪里蕻咸菜。由于雪菜身价低廉,加工产品附加值较低,雪菜生产企业的电商之路困难重重。 在鄞州“三丰可味”食品有限公司的厂房里,一包包雪菜被整齐地码放在生产线末端。“这二三十个品种是针对线上销售开发的新产品。”公司相关负责人郭斯统说,自去年“触网”以来,销量上升明显,但公司利润却没增加。 究其原因,一包笋丝雪菜超市卖1元多,可线上销售,光是江浙沪等地的邮费就要6元。 在“三丰可味”企业负责人看来,做电商不是简单地把“线下”搬到“线上”,经营阵地发生改变,企业的理念、策略、定位都随之变化,“关键就是提高产品附加值,不然电商之路走不长。” “三丰可味”是鄞州规模最大的雪菜加工企业,原本采用“公司+农户+基地+标准化管理”的经营模式,挖掘传统工艺,结合现代食品加工技术,开发出一系列雪菜产品。去年开启电商之路后,该公司调整产品结构,朝“小而美”“精而细”方向发展。 “我们也是摸着石头过河,根据淘宝大数据分析出消费需求与习惯,再进行摄影、美工、设计、包装等方面的投入。”郭斯统说。 为此,“三丰可味”将500克包装改为180克、130克等小规格包装,开发多特色多系列产品,以求更加符合网络消费群体的需求。 在“三丰可味”淘宝店上,笔者看到除常规雪菜笋丝外,还有老坛酸菜、油炒雪菜、雪菜肉丝、金菇蒿菜、蒿菜笋丝、梅菜笋丝等20多种电商专供新产品,其中老坛酸菜、雪菜肉丝的瓶装版,卖七八元一瓶。为满足消费者多样化的需求,淘宝店还推出了礼盒包装。 郭斯统表示,咸菜这种传统的低价农产品,想在价格上打翻身仗,难度很大。对企业来说,产品提升的附加值,还不足以抵销运输产生的高额成本。尽管电商之路不那么平坦,但“三丰可味”将尝试借用电商平台发力,明年或成立专门的电商公司进行运营和销售。 “采菊人”:跑赢最后一公里 6日下午,采菊人农业电商平台负责人王小雨接到一笔来自城区的猕猴桃订单,“挺近的,我现在送一下吧。”说完,她拿上一箱新鲜的猕猴桃送了过去,“如果再远一点,就让专业的物流团队配送。” “采菊人”是一家专门替农产品做电商推广的平台,2013年该平台在鄞州成立,逐渐发展成为一支专业从事农产品贸易、经纪、农业项目资源对接、农业信息服务、农企品牌孵化等服务项目的新型农业综合电商团队。 身为平台负责人,王小雨认为,赶上“互联网+”的机遇,这是中国电商最好的时代。 面对当下不少农产品电商迅速崭露头角,转眼又走下“舞台”的情景,王小雨也有过担心,但她认为,农产品电商生存的核心是“诚信”“品质”,以及经营者脚踏实地的做事方法。 “许多案例都证明,网络销售农产品这条路是可以走通的。”王小雨说,但随着农特产品的名声渐响,网络交易平台上开始出现各种假冒产品,打着“阳澄湖大闸蟹”“盱眙小龙虾”“五常大米”等旗号的农产品数不胜数。 采菊人平台则将农产品追溯体系与本地农产品原产地认证相结合,为本土农特产品的外销之路保驾护航。 除本地农特产品、粮油米面、休闲食品等长线产品的销售外,“采菊人”还结合时令水果、生鲜等短季产品进行同步销售。如此一来,在长线产品的信誉保证下,短季产品的销路也变得很好。 物流是短季产品销售的一大问题。王小雨说,比如猕猴桃,摘下后软得比较快,加上长途运输中的颠簸,猕猴桃容易发生腐烂现象。 “不过如今这类投诉越来越少。”王小雨说,今年他们组建了一支特殊物流专线,有效解决了当季生鲜、水果的物流问题。近距离的订单,团队会直接配送,如果稍远点,“采菊人”和第三方合作,在全国范围内开启终端配送模式,以保证新鲜度。 专家建言 依托电商平台 主推农旅结合 宁波供销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邬立荣 农村电商,是一个非常庞大且复杂的体系,农产品电商作为其中一项。宁波各县区农业结构不尽相同,各具特点。 就鄞州来说,规模集成效应小,却比较精致。“小而美”的农产品不需要往外推广,吸引2小时交通圈内的游客前来消费就足够了。 当前,宁波市正在尝试建立体验式农家旅游电子商务体系,四明山地区是试点。比如说卖土鸡蛋,顾客怎么能相信?最简单的方法,拉游客过去吃农家菜、看农家地,看到满山乱跑的母鸡,尝过农家菜以后,他才会觉得土鸡蛋物有所值。 各个农家的农产品,推广难度最大在于地理位置的“散”和“深”,农户又无法较好地运用电商工具,这两点使农产品电商成本大大增加。 从鄞州的现状分析,作为工业强区,不少农民洗脚上田、进厂打工,剩余的农田地租昂贵,种出来的农产品数量无法与相对落后地区抗衡。鄞州最适合的电商模式是,打造特色农场,然后通过网络平台推广,吸引城里人来这里休闲旅游。或是打造超高端的农产品精品,提高附加值,专供小众消费群体。 今后,农旅结合的发展模式,无疑将成为鄞州农产品电商平台的最大亮点,反过来,依托电商平台,逐渐打造“吃喝玩乐一体化”的乡村旅游模式,鄞州“小而美”的农产品也就能被消化了。 目前,宁波市第一个农村电商孵化基地落户鄞州,这对没有能力运用电商的农民来说,也许有了更大的选择余地。

本文由永利电玩城发布于产品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电商给农产品销售带来的变革有限

相关阅读